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诚网易博客

——焦点时评专栏

 
 
 

日志

 
 

新世纪十年中国诗歌的现状和未来研讨会纪要(三)  

2010-09-11 18:03:00|  分类: 第三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世纪十年中国诗歌的现状和未来

——第一届中国诗歌微博论坛在线诗歌研讨会纪要(三)

 (原散羊执笔整理,刘诚修订定稿)

 

(续前)

谈到新世纪十年中国诗歌的实绩,与会嘉宾和诗人普遍持保留态度。与会诗人认为,新世纪十年中国诗歌,看似热闹,其实乏善可陈,某种程度还积累着巨大的危机。梁雪波指出:新世纪十年中国诗歌:诗作很多,好诗很少;诗人很多,好诗人太少。虚假繁荣。自娱自乐。新世纪十年中国诗歌的基本特征:网络化、狂欢化、粗鄙化、边缘化、泡沫化、混杂性。”鹰之说:如果以三十年为周期,用“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句俗语来论断,这十年就是自上世纪八十年代“朦胧诗”这个大浪潮崛起到沉寂过程的一个小尾巴而已,这期间虽有小流派层出不穷,但仅限于诗歌内部的,并未触及时代终极价值,并未真正引起世人的关注与反响,也并未引发实质性的诗界革命,总体特征是,在网络推动下,诗歌逐步摆脱外力干扰走向价值回归的途中。从基本格局来看,大致流行着四大类,其一,以牺牲诗歌“高度”(诗人的担当精神、使命感)为代价,以小感觉、小逻辑、小思辨为主基调的“小诡异体”;其二,以牺牲诗歌“宽度”(以不可言说性的诗力场,作为和其它文体区分的根据)为代价,以半生不熟的翻译作品作为参照的粘稠叙述体;其三,以牺牲诗歌“厚度”(文字背后的空间)为代价,以口水、俚语为主基调的快餐体;还有一种是专门为发表而写作的缺少真情实感的“伪叙述体”,一直未出现北岛级别的“形象代言人”,很可能是文学史忽略掉的十年。而第三极青年诗人樵野则直斥新世纪十年诗歌八病:晦涩、下流、滥情、泛理、伪愤、俗颂、冗叙、稚励。樵野认为晦涩之诗,令人厌恶。下流之诗,让人作呕。滥情之诗,索然无味。泛理之诗,面目可憎。伪愤之诗,鄙陋无遗。俗颂之诗,大言不惭。冗叙之诗,臭不可闻。时下之诗,急待正本清源。浙江青年先锋诗人苗红年:自由创作与创作自由是二个截然不同的概念;现在一些诗歌报刊和作家协会热衷于诗歌征文大赛,热衷于主旋律写作,这恰恰违背了诗歌的自由创作。说话实话,每当阅读那些所谓的诗歌奖项中名列前茅的作品时,多数是以歌咏和赞美的辞藻进行填充式的造句。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如果不将控制和约束,多少年后中国的诗歌应酬、应承之作会泛滥成灾。江苏青年先锋诗人叶言:在新世纪以来的诗歌创作中,“叙事”手法在诗歌书写实践中越来越多的被运用,“叙事性”已经成为当下诗歌书写的一个主流现象和特征,这是当代诗歌的嬗变和进步所致,这种现象从新世纪伊始就引起了诗歌评论界的关注。于坚的话有一定的道理。过去十年是市场经济以及价值观在中国全面胜利的十年,中国社会生活的一切方面都已变成以是否有用、是否可以兑现为货币为标准,这种崇物教摧毁了中国当代文化的许多方面。在这样的情势下,我看到小说的腐败、先锋派的陈旧、当代艺术的整体堕落,尤其是诗歌,比过去三十年的任何时候都更加孤独。

 

网络诗歌与后诗歌论坛时代的网络诗歌

20106月,由于乐趣园遭当局查封停业整改,导致驻轧在乐趣园的几百个诗歌论坛在一夜之间全部消失。目前还不能肯定这一次关闭属于什么性质,但许多诗人意识到,这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从2000年论坛兴起到2010年论坛关闭,整好十年。这一事件引起与会诗人极大兴趣。

关于网络诗歌的定义。十品认为,网络诗歌顾名思义就是在网络上写诗发诗。从根本上讲,网络诗歌或网络诗人,已经全面影响了中国诗坛,这是一步一步的,先是贴一些小诗,后又将临屏手写的是发到网上。现在,网络诗歌的语言方式将会改变人们的读诗方式。目前还没有看出有什么方式能完全取代诗歌论坛,但微博却是一个独特方式,博客和网站的专栏,是否能发挥更大的作用,我们将拭目以待。这次“第三极诗歌微博论坛”在中国诗坛开了一个好头。鹰之认为,所谓“网络诗歌”应该有两种含义,如果是泛指,应该是网络上刊载的所有诗歌的总称,如果是特指,应该是某些只限于网络流传,而不能公开在官刊发表的诗歌。如果说“深度”影响,还是最终完成诗歌的“去敝”,只有真诗才谈得上“名诗”,现在还在路上。北京青年先锋诗人安琪认为,没有网络诗歌,只有在网络上发表的诗歌。因为在网络发表的迅捷造就了一批急于自我发表的浅度写作者,深度无从谈起。网络的出现加速了诗歌的快餐化,速效,便利,好歹能填饱眼球,于身体的营养价值,不像慢熬的骨头大。山东青年先锋诗人批评家赵思运网络诗歌极大地解放了诗歌生产力,把诗歌从严格审核的绳索中解脱出来,是对诗歌的有力推动,但是也必然带来了诗歌观念的失范,一时间成为书写欲望和生理欲望的自然宣泄。无论是内容上还是艺术形式上,都缺乏最基本的节制。网络对于诗歌创作来说,可谓是双刃剑,一方面,剑指艺术专制行为,另一方面,又杀死了诗美。不过,经历了近十年的喧嚣之后,现在网络诗歌渐渐从刚刚解放的亢奋之中沉潜下来,似乎网络诗人已在收敛和反思。苗红年:所谓网络诗歌,说通俗些就是文字以诗歌的形式借助网络进行传播。网络诗歌由于参与者的层次差异而造成:交流调侃化、发表随性化、点评表面化;从而出现了名家出言谨慎化;民间作者大胆化;诗歌创作临屏化;诗人归属圈子化。网络诗歌对中国诗歌的影响是:诗歌的写作和阅读更加自由化;对诗歌的评赏和对话更具有现场性和互动性;开辟了诗歌文化传播的多元化和多样性。曹谁:我一直不认为存在一种独立的网络诗歌文体,网络就是一种载体,过去我们没有羊皮文学,也没有竹简文学,诗歌在网络传播就是网络文学?作为一种文体所必须的特质并不存在。我只能说网络这种载体会通过载体的变革影响汉语的诗歌写作,读者和作者间的距离,写作和出版间的距离,作品和批评间的距离,一切都在缩短。从这个意义上,文学的许多进程都得以加速。网络在最初成为一种类似民刊的推动力量,不过网络在推动诗歌普及的同时,也让娱乐倾向分化诗歌的影响;网络在推动好作品传播的同时,也让大量诗歌垃圾冲击真正诗歌;网络在使诗人交流方便的同时,也让大量伪装诗人混杂其中。所以网络永远只是一个载体而已,诗歌就是诗歌,非诗永远非诗,所谓“网络诗歌”这样一个新文体也是不存在的。老皮:“网络诗歌”这一提法我以为不妥,应该说是“诗歌在网络”更为贴切。但似乎大家都把“网络诗歌”叫得很顺溜了。不管怎么样,总算没有离开“诗歌”二字。网络是个好现象,让诗歌进入了杂交期。网络上的诗歌最大的弊病就是缺乏节制,而节制恰恰是一个诗人应该具备的、最基本的品质。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