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诚网易博客

——焦点时评专栏

 
 
 

日志

 
 

新世纪十年中国诗歌的现状和未来研讨会纪要(八)  

2010-09-11 18:17:00|  分类: 第三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世纪十年中国诗歌的现状和未来

   ——第一届中国诗歌微博论坛在线诗歌研讨会纪要(八)

                         (原散羊执笔整理,刘诚修订定稿)

 

(续前)

与此相关的问题是,在未来十年乃至更长的时间,中国诗歌有没有可能赢得世界文学的尊重?有没有一个文学的世界标准?中国诗歌如何赢得世界文学的尊重?梁雪波认为,中国诗歌本来就是世界文学的一部分。中国诗歌没必要非得去迎合西方的趣味。反过来看,中国诗歌、尤其是新诗有没有赢得本民族的尊敬呢?甚至,首先有没有赢得中国诗人的尊敬呢?刘诚则认为:相对于世界文学,中国文学显然是边缘化的,而中国诗歌只是中国文学的一部分。中国文学其实是一代不如一代:现代文学比不上古典文学,当代文学比不上现代文学。比起现代文学来,当代文学是一个退步。一箪插话:这真是一个悲哀的时代,既不出现伟大的思想家,也不出现天才诗人!所以“现代文学比不上古典文学,当代文学比不上现代文学。”)中国现代文学诞生的背景,是动荡与纷争的世纪,是流血与离散,就在那样的时代,诞生了以鲁迅为代表的一批文学巨匠,为中国文学在世界文学中赢得了地位。中国诗歌要想赢得世界文学的尊敬,核心在于把立足点移过来,移到全人类普世价值上来。不是和某一个政治集团保持一致,某个政权的意志保持一致,某一种定于独尊的意识形态保持一致,而是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坚定不移地与人类普世价值保持一致。如果我们的诗人和作家只是按照各级宣传部门规定或暗示的价值观来思考和写作,这样的诗人作家有什么用?有党的宣传部已经足够了。这样的诗歌和文学是官方意识形态的传声筒,与真正的时代精神无关。必须时刻调整立场,与全人类普世价值保持一致。不管处理什么题材,都必须有这个一致,一旦偏离了这样的一致性,一定要做出调整,否则只能与人类主流社会格格不入。话说回来,坚定地守望人类普世价值肯定是太难了,因为中国诗人受到很多历史和现实的限制,在各种张力场中左顾右盼患得患失。一些中国诗人充满了忧虑,对人类普世价值半信半疑,在主流意识形态所造成的迷雾里做井度之蛙,即使拒绝指鹿为马,大抵不脱指鹿为鹿的悲惨处境。我们时代占统治地位的意识形态,在某种程度不是以彰显人类普世价值为要务,而是以妖魔化和歪曲它为能事,有时甚至不惜站立在人类普世价值的反面,成为它的敌对力量。尽管如此,身为中国诗人,仍然要坚定地确立普世价值,并努力向它靠拢,只有这样才有可能使我们的诗歌和文学获得普遍性,从而在世界范围内获得有效性,舍此永远不可能进入世界文学并成为它的主流。价值观并不等于文学,却决定着文学的兴衰荣枯。如果有这样一种文学,总是以人类普世价值为敌,处处与人类普世价值相抵牾,却又要赢得全人类的尊敬,那只能是缘木求鱼、白日做梦。换句话,什么时候把价值观调整过来,与人类普世价值打成一片,就具备了赢得世界文学接纳和承认的某种可能性;反之,只要你一天以反普世价值自居,站在人类普世价值的反面我行我素,就仍然游离于世界文学之外,在那里自弹自唱。在所有的价值之中,唯人类普世价值乃是定海神针。只有全人类普世价值,能够为我们的诗歌和文学提供广阔的视野和最大的历史文化景深。如果说人类普世价值是一条大船,每一个诗歌的写作者都要千方百计地搭上这条大船——这是最后的轮渡,答应并确保将我们送达彼岸的码头。安琪说:从德国汉学家顾彬痛骂中国当代文学唯尊诗歌来看,中国诗歌至少已经赢得了世界文学之一分子顾彬先生的尊敬。世界文学是一个虚幻的大概念,必须由无数个顾彬组成。另,中国文学本身也是世界文学的组成部分,实际上也无所谓世界文学尊敬不尊敬,每一个中国诗人先尊敬自己的诗人身份,写好诗,就是对中国诗歌最好的尊敬。曹谁认为,如今最迫切的是找到中国文化在世界文化中的位置,从前在中国我们就可以口谈“天下”,现在的“天下”是什么?所有的文化都有相应的元素,应当将那些元素融合起来,找到一个人类共有的世界文化体系。我们现在所有的文明似乎都来自一个地方,虽然这地方很有争议,中国的十二地支跟西方的十二星座从发音到符号居然惊人相似,这只是打开东方文化跟西方文化的一把钥匙,从前的文明中心大体上分布在亚欧大陆地的温带,我们可以设想从两河流域起源,向西到犹太、埃及、希腊,向东到波斯、印度、中国,当然这需要论证。如今我们要做的就是:合一天人、融合古今、合璧中西,融入整个世界文化体系中找到人类的“天下”。鹰之认为,中国诗歌要想赢得世界的尊重只有一条路,必须站在“诗歌的本质是艺术”这一主航道上,至于社会的、政治的、文化的、知识的等等非诗因素只可为源,不可喧宾夺主,只有这样才能让诗歌沿着自己的逻辑轨道实现步步上升,否则还是波浪状轮回而不是螺旋形递进。而从目前来看,这无疑是万难之举。比如,目前有点深度的诗歌全是对玄学哲学概念的硬植入,根本没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思想创新,又如吵吵嚷嚷的“口语派”,虽然没引用文化概念,却把“说事”当成了拐杖,离开社会新闻不会写了。真正祛除这些非诗因素的遮蔽,中国诗歌还剩下点啥呢?叶言:中国诗歌要想赢得世界文学的尊敬,必须融入世界文学的圈子。十品则认为,当中国全面崛起成为世界大国的时候,诗歌也将赢得世界文学的尊重。这不是技术问题,而是一个国家强盛和发展的问题。

以上热烈讨论,反映出与会诗人作为当代诗歌参与者内心的焦灼,并由此引发对当代诗歌批评的严重关切,因为对未来中国诗歌的前景,中国诗歌批评无疑负有责任。曹谁认为,目前诗歌批评和诗歌作品基本上是分裂的,只有在诗歌运动中才看到融合。我希望作品和批评可以合起来,我们要进行一种既形而下地具体而微到文本细读,又形而上地追本溯源到庞大体系的大批评。梁雪波则直接提出对诗歌批评的希望:一是诗歌评论者要懂诗;二是评论家要敢于说真话;三是评论也需要原创性;四是评论是一种良心写作。鹰之对当代诗歌批评的看法比较负面:总体是四个字:“隔靴搔痒”,不值一提!到现在为止,中国所有的高等教育教材,没有一本能从理性的角度去解释过跟诗歌有关的任何一个概念,因此我坚决反对有官方理论家真懂诗歌的评价。叶言:中国诗歌批评显得不够成熟,一方面是“棒杀”,一方面是“捧杀”。一流的诗歌评论家就总体而言并不多。不少专业为诗歌评论的博士、硕士纷纷“改行”。政府对诗歌评论的导向不会太关注,市场经济对诗歌评论的负面影响颇大。苗红年:当代诗歌批评更趋向理性和诚信化,其中的较为活跃的诗歌评论家代表有:陈仲义、刘波、刘诚、张立群、简明、张清华、李少君、李之平、陈家坪、安琪、桑克等(江苏诗人叶言插话:我再补充几位有一定影响力的诗评家:如李怡、王光明、王本朝、王珂、蓝棣之、干天全、周晓风、蒋登科、吴思敬、刘登翰、杨四平等。老一辈的有吕进、陆耀东、谢冕等)。我希望当下的诗歌评论要言之凿凿,不空穴来风,多关心当代诗歌的走向,多与诗人交流并获知他们创作理念,通过细致的评述正确引导阅者对诗歌的欣赏路径,拆除诗歌技巧与语言编制的樊篱,当然,我们也不需要那些无病呻吟的解读和人情味十足的匡护。安琪肯定了诗人出来充当评论家的现象,认为由诗人亲自充当批评家的当代诗歌批评,鲜活、准确地把握了诗歌第一现场的端倪,所推举的诗人诗作相对公允、优秀。学院里的批评家近年因为网络的出现得以迅速交流到诗歌现场,也开始改变了既往批评家与诗歌隔膜的弊病而显出活力,这是好事。当代诗歌批评的话语权基本还在学院派手里,只能寄望他们的公正、客观,摒除学院的门户之见。同时继续呼唤诗人批评家进行批评和自我批评,自我完成批评工作,仍然十分必要。赵思运指出,现在很多诗歌批评家缺乏进入诗歌现场的能力。他们做诗歌研究和其他文体的研究一样,缺乏解读诗歌文本和诗人灵魂的能力,严酷一点说,他们不懂“诗”。虽然高校有些批评家真正懂诗歌,但是现行的学院体制更注重对于经典诗人的研究,对于当下诗歌状况的研究则被排斥在正统的诗学研究之外。真正的诗歌批评应该在两个维度上下功夫:一是诗歌批评回到“诗歌”,深入诗歌现象内部和诗歌文本内部,二是建立起自己的诗学思想与精神立场,这是诗歌内部的灵魂的修炼。做到这两点,才是有效的诗歌批评。十品认为,当代诗评总是滞后于诗歌前进的步伐,学院派评论家远离诗写前沿是最大的问题,而民间诗评家理论基础薄弱,评论常常浮于表面。希望看到一部公正全面的《中国当代诗歌史》问世。侯磊认为,诗歌是人们的一种生活方式,就像商人的生活方式是经营,官员的方式是开会一样,诗人所追求的生活是有诗意的,所以广义的来说,凡是追求诗意生活的人就是诗人。创作与批评是两回事,写作者并不需要某种理论来指导。至于文学潮流是否是随着社会发展而产生?这个问题我没有研究,尚不能说有什么样的时代就有什么样的写作者,这个也太马列了。谈到诗歌批评,刘诚认为陈仲义先生《中国前沿诗歌聚焦》出版是2009年中国诗歌界的大事。这部专著从诗歌美学的高度,以飞动而专注的目光,对二十年来、特别是新世纪以来剧变中的中国诗歌,进行了一次全息的鸟瞰,为中国诗歌留下了一幅最大限度逼近真相的生动照相。为了撰写这部洋洋48万言的诗学专著,作者坚定地驻守在当代诗歌现场,二十年如一日锁定中国诗歌,对它的每一次脉动和每一点细微变化,都进行了深入了解和长时间的跟踪,对瞬息万变、浩如烟海的当代诗歌信息,进行了准确的把握和创造性的缜密处理。至少在以下几个方面给人深刻印象:一是开放。兼容并包,力求反映当代诗歌的全貌,无论何门何派,只要对诗歌有建树,都纳入视野,反映了精神的高度和阔大的批评视野;二是精准。在当代诗歌复杂多变的海量信息中,极其敏锐地抓住了那些主脉,当代诗歌的主次脉络及其分野,在这里十分清晰;三是创新。独创一套诗歌历史叙事的有效模式,对中国诗歌二十年来的各种现象进行了外科手术式的精准点评,其中不少论断有创见,不仅面对诗歌的过去,更关乎诗歌的未来走向。从这本巨作呕心沥血的写作与态度看,似不应对当代诗歌批评太过悲观——像《中国前沿诗歌聚焦》这样的写作,其难度和价值是不言而喻的——在这些有良心有才华的批评家那里,当代诗歌的真相有可能得到真实的叙述。十品对此表示赞同,认为陈仲义先生是离诗歌现场最近的评论家,他的评论最能代表当下诗歌的现状。梁雪波认为,像陈仲义老师这样的高校评论家还真的不多,所以很钦佩陈老师!古岛在深表赞同之余,提出燎原、陈仲义、张清华等都是中国诗歌界不可多得的有眼光的正直的批评家,有这样一批正直有才华的批评家在,当代诗歌批评并不绝望。

主持刘诚、十品对与会嘉宾表达感谢,对各位与会诗人表达感谢。刘诚说,经过三个多小时的研讨,各位嘉宾和诗人皆是有备而来,态度客观严肃,气氛热情融洽,表现了对中国诗歌微博论坛这一崭新论坛形式的关切和支持,也表现了对中国诗歌的责任感和深层思考。大家讨论的话题十分广泛,涉及当代诗歌的各个层面,各种思想在这里自由表达,各种诗学主张在这里交锋,不时激起新的思考。还有一些朋友因为没有加关注,没有办法参与发言。好在以后还有机会。

刘诚说,请允许我和十品、董辑原散羊一起,代表第三极诗人群谢谢各位。

 

                         2010年8月20—2010年9月10整理

 

——————————————————————————————————————————

注:本纪要将在即将出刊的《第三极》(五)全文发表,欢迎各路网友广为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