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诚网易博客

——焦点时评专栏

 
 
 

日志

 
 

吴越导读刘诚旧作二首:一个诗人暂时离开汉中  

2009-07-14 16:12:00|  分类: 评刘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诚原名刘树之,当代诗人、作家、批评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诗刊》每月诗星推荐诗人。《第三极》主编,《第三极诗全编》主编,《时代前沿》主编。八十年代投身第三代诗歌运动,创立英雄写作诗派。2000年完成长诗《命运·九歌》。2004年起发表《神性写作:在诗歌的第三极》《后现代主义神话的终结——2004’中国诗界神性写作构想》《神性写作:为万物立言——第三极文学运动诗学根本问题再思考》《刘诚访谈录:重返天堂之门——从神性写作到第三极文学运动》等长篇诗论,确立第三极神性写作诗学理论体系。2006年发起第三极文学运动。2009年系列长诗《悲惨世界》初步成型。出版诗集《走向人群》《愤怒》《词语的暴动》《命运·九歌》,诗论集《先锋的幻想》《绝对的力量》,散文集《在命运里旅行》,小说集《傍晚运水的妇女》等文学专著13部。作品入选百余种诗歌选本并有作品翻译为英文日文。现居陕西。

 

                          刘诚诗二首

                          导读 吴越

 

 

               一个诗人暂时离开汉中

 

有时我离开汉中,把太阳留在平原以东很远

这是一个冬天的早晨,白霜轻轻地覆盖了辽阔的原野

也覆盖了原野上的菜地、麦苗、笔直的犁沟和苗圃

我躲进深山;沿着河流向上穿过了秦岭的山地

我看见矿山相互勾连的运料车道折来折去,一直伸向了山顶

人们在这里将山的骨头磨粉,通过铁找出铁

这是必需的。有更多的事物需要倚靠它站立

冬天的树木的枝桠在远处的山上交织在一起

水浑然不知污染,依然流向了一座外省城市所在的方向

有时我故意离开汉中很远,因为在那里诗歌已经写尽

我看见汉中:诗歌的发生地,依然怀抱诗歌

安坐于秦岭的群山之外:孤独;安详;背景透明

包含河流、冬天和美丽爱人,而天空弯曲

 

—————————————————————————

原载20056月号《诗刊》品牌栏目“每月诗星”,后收入刘诚诗集《词语的暴动》(国际文化出版公司,200411月,北京)

 

【吴越导读这首诗创作于200312月,这时作者在诗歌里已经跋涉了二十四个年头。汉中这座坐落在中国腹地的千年古城,以其无比瑰丽的山水和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孕育了刘诚的诗歌,为当代诗歌增添了《命运·九歌》这样里程碑式的长诗巨作。已有的成就为诗人带来声誉,也带来压力。对于一个刻意求变、总是想“从一种风格迅速逃往另一种风格”(刘诚语)的诗人,“离开汉中”、哪怕只是“暂时”,显得十分必要,因为在这里“诗歌已经写尽”。这是一次蓄意的逃离,诗人故意“离开汉中很远”;在以轻松的笔调记录沿途景物的时候,我们看到了诗人从过去“逃离”的诗学野心。然而“诗是宇宙的常数”,“诗与世界一同创生,既不增加,也不减少;既不前进,也不后退”(刘诚语),与宇宙的大诗相比,诗人通过诗歌文本挽留下来的部分只不过沧海一粟。诗人很快就发现诗歌无所不在:在旅行的途中,他看到“原野上的菜地、麦苗、笔直的犁沟和苗圃”,“水浑然不知污染,依然流向了一座外省城市所在的方向”;在繁忙的矿山,“相互勾连的运料车道折来折去,一直伸向了山顶”,人们“将山的骨头磨粉,通过铁找出铁”,到处都是被蹂躏的美,自在而残酷的诗意到处涌流,就像无所不在的呼吸。而被认为“诗歌已经写尽”的汉中,看上去依然是诗歌的现场,经得起从任意一个角度反复打量。“诗歌的发生地,依然怀抱诗歌/安坐于秦岭的群山之外:孤独;安详;背景透明/包含河流、冬天和美丽爱人,而天空弯曲”。这是发生在心灵深处的秘密事件:作为生活和诗歌的双重现场,汉中对于诗人是多么重要,而他对汉中的爱又是多么深多么博大和辽远。这是一首平静中隐含着巨大张力的诗歌。在论及这首诗时诗人董辑曾这样写道:“远离和进入作为两种基本的姿态在这里自由切换、相互对照,拓展出一个巨大的美学空间;这空间空灵通透,既是物理的,也是精神的;而远离作为代价虽属必需,却又是暂时的,惟进入方为常态。”在某种程度,正是这首看似信手拈来的抒情短诗,透露了神性写作出场的某些信息。

 

 

暮色里的村庄就要点灯

 

她穿戴朴素神情安详站立在村庄的外围

她以村庄为墙,为一幅画的背景,宁静地看着山的那面

河流的产生地和经过地,终生也不能到达

村子里的陈年旧事已经完全不能将她打动

她的青春已逝,它们就失落在来时的路上

现在她已经抵达了生活庄严的高地,和两座山峰站在一起

她不知道自己已经是一首诗歌里的主角

她不知道自己将被画家的眼睛捕捉,成为一幅名画的亮点

她背靠村庄感到幸福,而幸福是安静的

幸福只在于对往事的怀想:暮色里的村庄就要点灯

暮色里有一些沉默无语的人正在回到家里

 

——————————————————————————

原载20035月号《诗选刊》品牌栏目“最新力作展示”,后收入刘诚诗集《词语的暴动》(国际文化出版公司,200411月,北京)

 

吴越导读刘诚无愧田园诗的顶级高手。在当代诗歌中,所谓田园诗往往匍匐在地上,热衷于对乡土和农业津津乐道,说穿了只有乡土没有田园。这首诗却在很短的篇幅里,为我们挽留了那种被称作“田园”的核心元素。诗的开头并没有直奔田园,而是从不同的角度,着力于对一位“母亲”的形象精雕细刻——这是一位守望中的母亲,她“青春已逝”,由于经历了太多世事而获得了平静,没有说话可是洞悉一切。但我们知道,母亲不是田园的否定力量,而是田园的灵魂,是田园的人格化,田园天然拥有的一切,诸如平静、恬淡、忧伤、包容、深厚、广阔、爱与承担,极端阴柔而又极端顽强的生命活力等等,在母亲那里都有。“她已经抵达了生活庄严的高地,和两座山峰站在一起”,“她不知道自己将被画家的眼睛捕捉,成为一幅名画的亮点”。这里田园作为背景,与母亲的意象相互映衬、加强,相互以对方作为存在的前提。“幸福只在于对往事的怀想:暮色里的村庄就要点灯/暮色里有一些沉默无语的人正在回到家里”。这一组音韵铿锵的重叠看似漫不经心其实匠心独具,在结构上却起到关键的支撑作用,经由这一组重叠式的反复咏叹,相对松散的诗句被某种强有力的事物成功捕获,在技术上获得一个宝贵的平台,得以向更大的空间提升,为我们拓开全新的美学空间。这是一首淳厚的诗,整个调子是舒缓的,怀想的,忧郁的,恬静的;简洁的笔墨活画出乡间傍晚的美丽风物,如同一幅经典的名画;而乡间傍晚流动的生活、暮色里“沉默无语”“正在回到家里”的人们和就要点燃的灯盏,更是让我们深深地迷醉。有这样的田园,我们永远不会背叛生活;有这样的田园,漂泊天涯的游子即使走得再远也要回来,那里母亲和田园同在。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