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诚网易博客

——焦点时评专栏

 
 
 

日志

 
 

转尚飞鹏博客文章:神性写作与诗意的契合  

2009-02-27 22:22:00|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神性写作与诗意的契合

尚飞鹏

 

关于神性写作,我本来有很多想法,但一直不敢写与之有关的文章,是因为我总觉得它是一个秘密,应该埋藏在心底。真正艺术的奥秘不说出来为好,就象天机不可泄露一样。一旦说出就会违反某种禁忌,并且会伤害到一大批人。但是,不说出来,心里又不痛快,本文斗胆,望诗坛各路英雄见谅!

神性写作是一种追求最高理想的写作,说最高是因为它的难度和不合时宜以及似梦似幻的精神指向,它相对于其它诗歌流派更艰难。因为神性写作的纯粹性,超越了一切识人间烟火和不识人间烟火的流派,所以它是形而上的,是精神层面的,是理想和未来自我实现的典范。

有人说,为未来写作的诗人是愚蠢的,而神性写作的诗人群体或个人就是这样的一批不识时务的俊杰。他们就是用胳膊肘碰大腿,他们就是敢于寂寞,敢于舍近求远的勇士。具体的说,比如海子,绝对是神性写作的代表,因为他是一个与现实冲突最大的矛盾体,他代表了民间,他代表了未来,他代表了中国人群最底层人的精神气质。所以他绝对不是什么“知识分子写作”。本来一个诗人就是由多种因素构筑而成,作品也是多样性的,并且在不断变化,没有什么东西是固定不变的,但是任何一个诗人的写作都是有倾向性的,靠某一个方面多一点,近一点是有可能的,而绝对的划分是不科学的,也是糟糕的。

即使是一个贫穷的诗人,只要他努力也会成为一名精神贵族,这就是神性写作的魅力所在。而那些高高在上的所谓“知识分子写作”已经或者正在成为物质写作的贵族们,他们与神性写作的诗人是有区别的。神性写作的诗人与现实近,与大地近与未来就更近了,因为他们来自土地,又回归土地,一切物质和精神都从大地上生长出来。神性写作在诗歌的表达上也采用超越现实的神话思维,或者批判现实的对抗思维,以及极端的艺术思维方式面对世界。而知识分子写作,基本是由知识的方式构成写作的内容,所以到达精神层面的灵性十分少见。他们之间的对峙是必然的,分裂和绝交也是迟早的事情,就好像我们不能指望一个腐败的高官和一个乞丐调和一样。

广大的民间不仅是滋生一切艺术的源泉,也是支撑这个民族存在的根本和核心。神性写作的精神力量和生命气象都来自它的滋养才能得以生存壮大。民间有多生动神性写作就有多生动,民间有多鲜活神性写作就有多鲜活,神性写作是对民间艺术、对民间文化的再创造,是民间精神的总体表达和深造。每一个神性写作者都应该知道,在这块辽阔的土地上,谁是蒙冤者,谁是债主、谁是朋友。

神性是从现实中走来的,离现实又很远很远,因为它本身就是艺术,它必须与现实拉开距离。如果你不需要艺术的表达,不从事艺术创造,你就可以完全按照现实的存在方式表达,不是不可以的。往往艺术创造需要境界,这个境界就是脱离现实的境界,不脱离现实就不是艺术,就不是诗人,更不是具有神性的诗人。神本身就是离现实很远的东西,那么神性就离得更远。这个远不是抛弃现实,脱离现实,而是艺术的走开,又更纯粹地回来,回到心灵,回到肉体,这就是神性的表达方式与远近的关系,现实与超现实的关系。

神性写作是诗人给自己设定的一个高标准,无论是做人还是做诗,都有严格的底线。我认为这还是一个次要的层面,最重要的是,神性写作者要有人类意识,自我意识和牺牲意识,要有有准备的走进某种迷宫的胆量,走进一切突发事件并且有应对能力。有准备的去为真理献身,向耶酥、苏格拉底、释迦摩尼们一样。我最近写了一首短诗叫《迎接下一颗子弹》,就是一个从肉体到精神的准备,它不是一个姿态,它是真实的内心世界观的外现。你有了这个准备,就会变的勇敢、坦然、沉稳、甚至伟大。因为你的内心是伟大的,就是伟大的,真正的伟大不是不恐惧、不害怕,而是迎着恐惧而上。所谓: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气慨。是一种精神的力量,一个敢于死亡的人也可以是伟大的,一个为真理而死去的人也可以是伟大的,伟大不需要权力和金钱支配,只要你愿意努力,伟大是可以创造出来的,伟大甚至是对一无所有的表达。

靠权力和金钱暂时看起来伟大的人,也只能是瞬间的,就像一阵风,过后就风平浪静。也有靠权力和金钱维持了较长时间的伟大,可是到后来这个伟大就变成审判他的证据了。

尤其在现在的社会背景下,有的人会说神性写作不切合实际,目标太大、是一堆大话,话大怎么啦,我们为心中美好的理想话大一点怎么啦。这个世界上为了权力和钱财,谋财害命的有多少,欺行霸市的有多少,官大压人的有多少,冤假错案有多少。我们不伤害任何人,我们话大点儿怎么啦,我们堂堂正正只为理想呼唤出我们的誓言,有什么错。要说错,错就错在那些不知道人为何物的人身上,他们总以为,人就是只有欲望的动物,而不知道精神的伟大。话大怎么啦,话大才是生存的根本,没有奋斗的目标,没有语言的表达,就没有人类的进步,就没有人类的勾通和发展,就不能和爬行动物们区别开来。所谓神性,就是对人类本性的坚守,只有不断坚守神性的原则,才能保持人类的基本精神不变,才能进一步创造出奇迹。

我们不屈服于任何权势和其它方面的恐吓,我们只属于我们自己。我们是人,坚持人的尊严,只有拥有了人的权利才能创造美好未来。作为一种诗学理论,神性写作的建立和确定,要有一个恒定的,形而上的思想体系,这并不是一件妄想的事情,需要更多的诗人,诗学家为之不懈的奋斗。诗歌在未来的理想社会,它必然是一个庞大的生存体系,也是人类精神生活不可缺少的必需。诗必将成为未来社会精神享受的主体之一;在这个社会,人们的精神活动和精神享受多于为物质奔波,人们在极其丰富的物产社会中,物不再是主宰人类生活的唯一必需,而其中的精神依存显得更为重要。也许,我们现在还无法想象其真实的社会形态,但有一点是可定的,战争是没有了,贫困也没有了,这是到达理想社会的最起码的条件。那么,神性写作的意义在哪里呢?不能因为理想社会的实现非常遥远就不去努力,不去追求。神性写作的意义就在于,它对人性的发扬,对人类未来健康发展的努力。人类每前进一步,会离理想社会的目标靠近一步,追求这个目标的全部过程,就是我们建立和营造神性写作的全部意义所在。

中国的新诗从五四以来到现在,也不过近百年的历史,走过了极其坎坷的道路,很多前辈和今人为之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今后也会有更多的人奋斗不止,这是必然的,因为新诗是民族精神的表现,是一个民族内在基因的积累和生命质量的库存。而作为一个诗人,能为这个库存多贡献一点财富就多贡献一点儿,诗人从来就不啬吝自己的才华,包括生命。

21世纪之初的今天,整个人类都无法摆脱物质对我们的挟迫与厄运,在这个势利的圈套之中,人们似乎在为了一个具体的目标生存,那就是金钱和权力。在这样的前提下,神性和理想、童话和传说都正在被抛弃。人类变得如此现实,名利成了人类存在的核心,人的价值被物质世界撑控,随之也会丢失人的本性。诗人总是在最危险的时候站出来,也许站出来也微不足道,好像站出来一个死亡。主动死亡常常是诗人们最嘹亮的一次绝唱,像一道闪电,那怕只是黑暗中最后的亮光。我们力求完成自己的使命,我们的使命也是历史的使命,我们丝毫不怀疑这一点,因为每一个个体将汇入时代的洪流,成为证明存在价值的灯盏。对真理的献身,同时也否定了于之相反的人生,并不是就不值得称赞,并为之低头默哀。

不管是来自什么流派的诗人,神性意义的突显是生命自觉的根本。就是说,每一个诗人的生命中都携带着神的旨意。神无时不在,我不是泛神论者,但神作为人类精神的源泉,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对它有益的作用与影响。人的本性里也许都有恶,而扬善是最根本的,发扬神性的精神是人类的方向之一,也是一个诗人最终的归宿,是不可抗拒和不可分隔的义务和职责。

汉民族对神的崇拜一直没有敬畏感,而是善于把它削减为日常化的迷信和实用主义。由于过于生活化,求神不灵,反而不太信任神。世俗化了的神,被完全实用主义之后,挣钱要问神,考试要问神,神如果不能事事都顺着他们,他们就怨抱神不灵验,甚至会恼羞成怒。这样使他们对神的麻木就像对自己一样麻木。中国人对诗的敬仰与对神的敬仰有相同之处,因为太过实用,所以失望,他们认为诗和神在现实中都是无用的东西。所以一个没有信仰的人,就没有任何约束。所以,他们无法无天,做起事来没有任何底线。

诗人从出发到终点,从生到死,本质上是一个个体的行为,他们往往离群索居,即使在当下纷乱的闹市,也是具有独立人格品质的一群,诗人的精神气象导致了他们物质的贫乏。神性的光芒不是一时一事,而是具有永久的快感和普世的象征意义,我们的努力会得到天助,并获得正果。神性与诗意的同构和契合,是人类最基本的也是最本质的精神幻像,也是全球共同的理想和价值观。神其实就是人类给自己塑造的一个榜样,相信神就是相信自己,不相信神就是不相信自己。神性就像诗里表达的那样,给人类美感的意境。在现阶段,我们认识的神性写作就是站在人民的立场上,超越常人的意志。创造具有审美价值的诗歌作品,给人类的发展以向上的精神力量。

中华民族几千年的封建统治,造成了集体主义的表达方式,集体主义的表达方式已经成为这个民族的主要传统。诗歌的个性表达,是现代诗最重要的构成因素,与传统的集体主义是对立的、矛盾的,它使必须投身传统的表达方式已经改变,或者说,不再是惟一的表达方式的历史已经结束。即使是现在,这种集体主义的专制和强权的表达方式并没有消失,可以说还在占上风。神性写作的表达方式是个性化的、私密的、有多种可能性的,它的个性张扬是对集体主义传统表达方式的颠覆和毁灭性的打击。中国诗坛现代主义诗歌在这一点上,各种流派都有共同的作用和功能。

所以,我们还是非常清楚地认识到,神性既是现代的也有原始的影子,它是诗歌写作的传承与现代,也是人类的传承与现代。最后,我很想说的一句话是,刘诚先生多年来建立的神性写作体系,正在不断地发展与壮大,这是一件十分了不起的事情,谨以此文献于他并表达诚致的敬意。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